是教师太暴虐,还是生命太脆弱?

2015-02-05 10:52 来源:未知 作者:中原基础教育研究院 点击:

摘要: 老师我做不到,跳楼时我好几次都缩回来了。10月30日,四川成都师范附属小学五年级某班的10岁男孩军军(化名),在语文课本上留下这句遗言后,从30层高的楼上跳下。事发前,语文老师曾因军军不遵守会场纪律批评了他,罚他写1000字的书面检讨。 10月23日下午,


 
10月23日下午,北京定慧东里小区内,初中生小颜(化名)放学回家后即跳楼,当场死亡。据了解,小颜放学前,曾在学校被老师罚站3个小时。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缺乏“挫折教育”。如果对孩子从小就进行挫折教育和必要的惩戒教育,使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对挫折的能力得到锻炼,类似极端的事件或将少见于报端,一定程度上,没有挫折和惩戒的教育就不是完整的教育,也培养不了一个完整人格的人才。挫折教育,并非是教育者故意设计的教育课程,它不能集中“授课”,也不能过于分散“尝试”,应该渗透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且教育者不仅是学校,家长以及社会都应该时时地向孩子灌输这种挫折教育,让孩子知道,生活中随时都有可能遭受挫折──包括委屈、误解甚至侮辱,即使是学校老师,也有可能随时成为肉体或者精神上的施暴者,遇到这些“挫折”应该有充分面对的勇气,而不能自陷其中不能自拔。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转载请加上本站网址,谢谢。

排行榜

网站首页 本院介绍 组织结构 研究课题 政府支持 媒体报道 党建园地 教育访谈 教育视频 教育院刊 通知公告 公益活动 联系我们 教育随笔

您是本站第位访访客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efa4657646e674f0120d2923aa09a84e'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