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极地之境》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2014-11-10 10: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 [安琪简介] 安琪,女,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出生,福建漳州人。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第四届(1995年)柔刚诗歌奖得主。首届(2014年)中国阮章竞诗歌奖获得者。诗作入




[安琪简介] 
 
    安琪,女,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出生,福建漳州人。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第四届(1995年)柔刚诗歌奖得主。首届(2014年)“中国阮章竞诗歌奖”获得者。诗作入选《中国当代文学专题教程》《中国新诗百年大典》《亚洲当代诗人11家》(韩国)及各种年度选本等百余种。主编有《中间代诗全集》(与远村、黄礼孩合作,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有诗集《奔跑的栅栏》《你无法模仿我的生活》《极地之境》等多种。两次参与编撰《大学语文》教材。现居北京。

[《极地之境》颁奖词]
 
安琪是一位善于将各种世俗生活编织成一幕幕诗境在场的诗歌至上主义者。读安琪的诗,有一种随时被撞击的痛感,她的思维大脑仿佛永在诗歌的氛围中运转,她的身体无论是在运动或者睡眠,似乎因为为诗歌而存在着。她既有女性主义的温情与细腻,又浸染后现代主义的先锋与“破坏”。短诗集《极地之境》便充分体现着这种形而上与形而下的“两面性”。这本诗集中,她以浑柔的透彻隽写了十年间的北京生活。那些充满理想主义及生活人情味的作品,暖色而戏谑,不仅稀释着当下人的精神重负,还蕴含着对存在宿命的深刻反思。在诗意奇想中,神话、历史、典故常与跳跃、拼贴、意识流相伴随行,现实充满间离,生命糅混多色,并在矛盾结构体中彰显着宏阔的历史视野和巨大的艺术感染力。这种思想的启迪扣人心弦,既激发了读者的想象,还表现出对现实荒诞的深度怜悯以及对超越“极境”的永恒追求。

  [获奖感言]
 
                      了解阮章竞,认识阮章竞
                   ——首届“中国阮章竞诗歌奖”获奖感言
                                 安琪
 
    获悉《极地之境》获得中国首届“阮章竞诗歌奖”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应该去系统读读阮章竞前辈的作品,了解阮章竞,认识阮章竞,这应该是我此次获奖的必要收获。搜寻记忆库中与阮章竞有关的往事,大约是1980年代读大学时从教科书和老师授课上得到的。今天,为了写这篇获奖感言,我翻出了洪子诚教授撰写的《中国当代新诗史》,在“走进当代的解放区诗人”一节中,洪教授写到了阮章竞先生在话剧、歌剧和长诗创作上的成就,阮章竞创作的话剧《未熟的庄稼》和歌剧《赤叶河》在1940年代末的解放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1940年代后期,阮章竞先生创作了长诗《圈套》和《漳河水》,后者被视为解放区诗歌的代表性作品,而在“当代”文学史中,又被看作是“建国”之初诗歌的重要收获。阮章竞先生是跨越了现代和当代两个时段的重要诗人。
    阅读《漳河水》是一种艺术和思想的双重享受,长诗吸纳了太行山一代的民歌营养而采用的民歌形式体现了诗人对生活的细心观察和深刻感悟,三个不同性格的女性的生活处境和心灵状态也因这鲜活的语言而活泼泼存在于文学史上。除了文学创作,阮章竞的美术、音乐造诣也很深厚,从解放区走到当代的诗人大都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才能,这是值得后人去探究的现象。从解放区走到当代的诗人有一部分受到过良好的大学教育,另有一部分学历并不高,但一样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譬如阮章竞,这,同样值得后人去探究。我想这里面除了个人的勤奋,还有时代所鼓励的向人民大众学习、靠拢的原因在。我在读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时明显感到此作判然有别于她前期的小说《韦护》等的写法,都不像出自同一人之手,使我感受到了写作观念的改变对一个人的影响之巨大,而丁玲写作观念的改变也是基于那个特定时代的社会环境。
    经由“阮章竞诗歌奖”我知道了中山市沙溪镇,一个地方因为一首诗一篇文章一个著名作家而熠熠发光的神奇又一次在沙溪镇变成了现实。阮章竞是20岁离开家乡的,阮援朝在回忆父亲的文章中说,父亲离开家乡,一方面是因为家乡经济凋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开阔眼界。近现代以来,广东从不缺乏闯世界的勇者,我们所说的广东人总是开风气之先与这种闯世界的勇气有关。阮章竞先生闯到了上海,认识了一群左翼活动家,开始走上了抗日救亡运动,之后从上海来到山西陵川,找到八路军,一步步走上了革命者的道路。当我读到阮章竞先生这一段历史时,我很想知道,在山西他是否遇到了丁玲、萧红和萧军等电影《黄金时代》所出现的人物。那真是一个人类群星璀璨的时代,至少,阮章竞和冼星海、沈从文等都是往来默契的朋友,冼星海经常向阮章竞讲述他的音乐构思,沈从文有了好的画纸总是想到送给阮章竞。我喜欢这种惺惺相惜、吾道不孤的感觉。
    假设阮章竞没有离开家乡,他就不会遇到这么多可以在志向和行为上互相砥砺的同道。今天,当我站在这个领奖台上,我想到了2002年底我从福建漳州北漂至京,确乎也是为了一种理想,为了开眼界,尝试过一种不一样的人生。2013年我出版了《极地之境》,收入的正是北京十年的短诗选。以这样一部诗集获得首届“阮章竞诗歌奖”,仿佛是阮章竞先生冥冥之中对我当年勇气的一种肯定,我希望是这样。
    在中国现当代新诗史上,阮章竞先生一直以长诗写作为其主要特色,而我恰好也是对长诗写作情有独钟,迄今写有百余首长诗。我认同阮章竞先生所强调的长诗写作的叙事性,如果没有叙事,则长诗将陷入空对空的抒情和语言套语言的缠绕,容易使阅读产生疲惫感。和阮章竞先生对民歌民谣和中国传统诗词的汲取相比,我做得还很不够,这是我今后需要继续学习的。
    1990年代我开始写作现代诗,就不断地在《诗刊》读到阮章竞先生的名字,20年过去,我获得了以先生之名命名的诗歌奖,这是我第一次获得以已故著名诗人名字命名的诗歌奖,我很珍视。
    感谢各位评委老师对诗集《极地之境》的肯定,谢谢你们,让我以此奖与阮章竞先生、与沙溪结缘。 
                                           
                                             2014-10-23,北京。

[安琪作品]
 
安琪的诗
 
 
《服饰记,或镜中的女人》
 
仿佛
镜中的女人曾穿着诗经时代的衣服
和他相约于自家矮墙
他们说下一箩筐情话
做下
三五个动作
他们信誓旦旦其内容主要是
男人要女人安心等待
他一定高头大马上门
迎娶。而事实
如你所见
女人在越来越遮掩不住的躯体肿胀中
投身于有渚之江
其时月白风清
听不见雎鸠关关
听得见逝水滚滚,如她的泪
她的哀号
 
仿佛
镜中的女人曾穿着唐朝的衣服
丰满的酥胸微露
那象征强盛时代的开放服饰曾被广泛传颂
曾被抄袭,至大韩
至大和
那镜中的女人红颜未曾衰老
美梦尚来不及醒就听到兵戈阵阵
那颠覆繁华的铁骑来得如此迅速
快!
快和你的男人逃离这是非之地
去往那安全之乡
但镜中的女人——
逃亡中依然备有一面水银之镜的女人
你看到了镜中的自己依然鲜艳的脸容
你的脖颈如此白皙如此
光滑
似乎为的匹配那勒紧你的白绫
你的脖颈如此光滑如此白皙
你看到白绫之后那双手你认出了它
在他曾呼你美人时它是温柔的抒情的
在他推你为他顶罪受死时它是残忍的绝情的
镜中的女人
你一次次代替残暴的凶狠的王朝走向它的灭亡
你一次次以你无辜的死
背负起
一个个必定崩溃的王朝的罪
那王朝共有一个名字叫
男人。
 
镜中的女人
第一次,你穿起了男装
你喜欢男装
你喜欢
人们称你鉴湖女侠
有人说
你是唯一完成的娜拉
你最终用你的死回答了这样一个千古之问
“娜拉走后怎样?”
但我为什么还是流下了泪
如果你的完成
最终用的还是死,你
和诗经时代
和唐朝时代
又有什么两样?
 
镜中的女人
要怎么才能从镜中走出?
 
 
 《夜晚的方向》
 
我从夜晚清凉的风中提取我需要的元素
我的心在夜晚的寂静中朝着危机闪闪的方向
攀沿,它无限扩大的想象滴着血
先我一步把此时点燃
 
我从梦中一跃而起
随身携带着父亲复活的呼喊
那边太寂寞了,父亲
但我能把你带往哪里
 
每个夜晚对我都像牢房
梦见父亲的人在梦中被父亲吓住
睡眠是一扇关不紧的门
我曾尝试着从这里出去。
 
 
 《狂风之狂》
 
我确切地感受到风墙狠狠挡住我前行的脚步
在这样一个狂风呼啸的上午。
 
我伸手却摸不到风在哪里
墙在哪里
我抬脚却迈不开心里想要的步伐
我站立
和无形而存在的风做一刻的交流
直到它改变主意
从后面推我一把
 
这使我又迅速往前跑了几步
要刹不住了
这风!
我仿佛要跌倒般当我抬起左脚,或右脚
在风面前我多么单薄可风在哪里
强大的催促我恐吓我的风在哪里
铁皮屋顶哗啦啦翻滚而下
所有摇晃的窗户
所有招牌,都是风的武器公之于众
狂风肆虐的露天马路
不是你和风对峙的地方
 
风没有身子
却无处不在。
 
 
《白蛇传》
 
并非有意
也不存心
从我口中吐出的丸子,被她吞咽
那时我年少
全然不知一条白蛇从此换形
成为我的娘子
 
我们当街售药
夫唱妇随
我觉得很幸福可法海说不
法海是谁
为何前来搅扰我的生活
法海是他
一种既定秩序的守护者
如同规章
如同制度
它们明文标示:人妖殊异
不可通婚
 
我恐惧死亡的小心思被法海识破
我用卑鄙的雄黄让娘子现身为蛇
倘若我曾与她同床共枕
我怀中的蛇既然已经是人
我又为何要相信她实在是蛇
 
现在,我被眼前的事实惊呆
世间的人如果你也看到我之所见
你是安守白蛇
还是逃离?
 
我躲进金山寺
我听凭娘子水漫金山
我知道是我把娘子引导成杀人犯——
我听到被淹的无辜人群的哭喊看到田园
荒芜房舍倾倒
我知道我的娘子尚未读过诗书
不懂得怜惜众生
只懂得爱我
 
世间的人
如果你是我,你要对有白蛇之身的娘子如何处置
是随同她回家
还是听任法海把她镇在雷峰塔
如果你是我
请为我掬一把同情泪
如果你不是我
请把她领回家,从雷峰塔下。
  
 
 《苏格拉底的麦穗》
 
麦穗生长在苏格拉底麦田里
齐刷刷踮起脚跟的麦穗
毛茸茸的笑被阳光镀上响亮的金黄
没有一株麦穗是为了承受失败而种
 
你要我深入麦田,你说
这里有我最满意的麦穗
 
哦,亲爱的苏格拉底
我听到麦穗在麦田诵读春天的欢乐
或悲伤诗。
我这游荡人间的闲人
愿意在你智慧之光的引领下逐一物色
心花怒放的麦穗
心事重重的麦穗
 
我看到怀揣生命密码的麦穗在我走进的瞬间
沉默。被寻找的渴念驱使我预感到
那终将属于我的麦穗不会因为我的迟到
而萎缩
而倾向死亡
 
我推开青春的麦穗
我推开暮晚的麦穗
恰恰这一株正当其时的麦穗顶到了我的额头
我认出了那忍受我并测量着我的麦穗,唯一
的麦穗。
 
我终于来到了寻找的尽头当我荒芜的躯体
像麦穗一样挺拔。
 
 
《只要还有》
 
在天空的博物馆展览你飞行的痕迹
推动仰望向着更高处的云层穿射直到挤干
时间的水分
 
成为遗愿
成为枯木的幸福(幸福有一副枷锁的形状)
成为风暴中散步的一个人
一个人牵着风暴的手也要走
一个人被风暴撕成碎片也要血肉纷飞地走
湿漉漉地走
假使你细弱的呐喊曾抓破喉咙由此被我听见
我会把你从呐喊里揪出
狠狠地扔进异乡的梦里
 
看,滚下大海的太阳第二天又垂直升起
在海面上——
它敲打你的力量带着新生命的柔软和强劲
 
那曾孕育你飞行的元素从沉睡中探身而出
头顶黑夜的雾幔
把你的翅膀叫醒
 
只要还有一根羽毛懂得疼痛。
 
 
 《重回叙拉古》 
 
遇见沮丧的柏拉图
被强硬思想铐住的柏拉图
他已被自己强硬的思想铐了一次一次
又一次。遇见泥泞路上搬运土方的囚徒
笨拙的脑子处理不了现实危机却精于哲学
精于设计未来——
永远无法企及的理想国因为无法而永远。
 
遇见自由
遇见最终的认识到自己之不能的自由
他用来说服君王的唇舌如今安于沉默
安于在纸上沙沙走笔
从古希腊喧哗的俗世凿开一道寂寞的窄途
哦我们,我们可以在此死亡

躲避死亡。
 
 
《春天笔记》
 
走在玉兰含苞
柳条吐露叶芽的淡绿中
春风揪乱黑发
黑发中的白线儿闪现
走在僵硬道路渐渐回软的胡同里

天空吹起呜呜的号角
低垂的槐树枝支楞着干枯的耳朵
默记着玻璃大队行进的披挂
它们就要倾倒下
一地的碎光——
春天睁开它的眼!
春天的每次睁眼
都是新的!
 
在春风和春风互相撕扯的地上
永远有幸福的人在幸福
不幸的人在不幸
 
永远有老人痴痴而行,看见死之将至。
有孩童纯真喧笑,不知死为何物。
 
春风,就在这时钻入我心——
我既不年老也不年少
我看见了死亡
 
但心存侥幸。置身春天布下的匆匆幻景
我像那只灰喜鹊衔枝飞行
偶尔停歇屋檐
最终欢于筑巢。
 
 
《拴马桩》 
 
青春就是惊涛骇浪
每一匹青春的马,都想带着拴马桩飞跑
每一匹青春的马,都想站在青春的中心,骇浪惊涛。
 
 
《篝火之夜》
 
为被激情点燃的树干斜立着
支撑它的是同样为被激情点燃的树枝树叶。
 
它们
构成了篝火之夜的一半。
 
河北平山,温塘古镇,残留的青春
啤酒,二锅头,窃窃私语的花生羊肉串
 
构成
篝火之夜的另一半。
 
燃烧黑暗的声音,噼噼啪啪。
纷扬的火星闪闪,瞬间前尘。
 
凝望中的眼,看到了泪水,和明灭的生命。
 

在不断添加的柴木中不断挺直不死的身躯
仿佛青春在自我注射的兴奋剂中不断雄起
 
——倘若你能拉来无穷无尽的柴木
我就能让火,无穷无尽。
 
但是火会穷尽这世上的柴木
恰如衰老,会赶走每一个人的青春
 
你跳过熊熊燃烧的篝火
把青春,永远留在火中。
 
 
《在鲁院见证一场大雪的前夜》
 
我们见证了白日之雪的前夜它纷飞于鲁院
    迷离灯光的身姿恍如一场来自上天的
    梦。
 
粉红衣服的梦,蓬松松。
大理石题字的梦,递进式的逻辑。
刚刚含苞的黄玉兰的梦,闪烁的小灯点点。
鲁迅塑像的梦,粗线条的人生。
巴金手迹的梦,老人临终抖颤的心愿。
沈从文的梦,在绝境面前你需要转个弯。
玻璃屋檐的梦,再重的雪花也无法说服它碎裂。
湖水微漾的梦,一群锦鲤鱼从冬之深处游了过来。
 
我们见证了白日之雪的前夜——
被冬天遣散的雪之大军,被寂静和遗忘牵着
集体向春天降落。
 
 
《鸦群飞过九龙江》
 
当我置身鸦群阵中
飞过,飞过九龙江。故乡,你一定认不出
黑面孔的我
凄厉叫声的我
我用这样的伪装亲临你分娩中的水
收拾孩尸的水
故乡的生死就这样在我身上演练一遍
带着复活过来的酸楚伫立圆山石上
我随江而逝的青春
爱情,与前生——
那个临风而唱的少女已自成一种哀伤
她不是我
(并且拒绝成为我)
 
当我混迹鸦群飞过九龙江
我被故乡陌生的空气环抱
我已认不出这埋葬过我青春
爱情
的地方。
 
 
《月球表面,或蚂蚁是怎样爬上纸面的》
 
黑暗在孤寂中搅拌自己
制造出一群群声音的蚂蚁,你在黑暗中
你是一张纸
接住了黑暗孤寂的搅拌。
 
 
《衡水湖》
 
谁把夏天扔在衡水湖并迅速派遣
七只野鸭浮游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
 
谁让野鸭穿上黑色的外衣
并教会它们处变不惊的能力?
当人群哄哄从它们身边驶过
谁告诉它们
这只是一群能诗
不能湿的家伙在衡水湖他们
无法纵身一跃好比野鸭潜水
凫水
于浩淼烟波中。
 
谁认出了七只野鸭的前生
仿佛来自湖心的幽魂在说——
 
衡水湖,当年袁绍训练水军准备败给曹操
的地方。
 
 
《牧马庄园》
 
牧人走的时候,顺走了马,留下了庄园
 
牧人,也许是你
也许是我
马,也许是苦难,也许是幸福。你我翻身跃马
抽打着梦想的长鞭
梦想有多远
马就能跑多远
 
夜晚
雨打庄园,鲜花乱开的庄园,雨线细密
石头异样的庄园
犬吠声声
当石头开出鲜艳的花朵
细雨如线,牵扯住远行牧人的愁绪
牧人是你
牧人是我
纵使你我曾经为着幸福
或苦难
远走天涯
终有故土温美
如锦绣
如庄园。
 
 
《天玺香颂之夜》
 
夏天的皮肤抹上清凉油的时候
我们来到天玺香颂
 
这个晚上,语言是主角,我们是配角
我们是居住在语言里的人
我们
在天玺香颂互相交换语言的屋子
仿佛被翻耕过的土壤
松软,而富足。
 
夏天拍拍翅膀就飞起来
夜的脚
追上它了!天玺香颂的夜
多少年了
我做梦都想骑上这样一个有翅膀的夜
飞向
飞向枫叶旋舞的地方。
 
 
《清东陵》
 
死者生活的土地
备受打扰
以窥视的名义,到底还是进到他们的死亡中
地宫的阴风
阴水
自埋下死尸的那刻起
几百年了?
你几十年的生命怎能斗得过几百年?
逃啊
屏住呼吸
就是皇帝此时也是死尸
你想去看凡人的坟墓吗?
你不想
那你为何要到这同样腐朽的死亡中来看死?
 
 
《雨中别兴隆》
(给花语)
 
当大雨像特为我们赶来
两个人拉着泥泞的箱子奋力步上石阶
 
为感受沉重的告别所掀起的风暴和风暴中心的平静
我们挣扎前行
 
一生中的八天七夜
在兴隆
期待回忆像爆裂的星体撞向地球
 
我的安静终将置换你的狂放
石竹、洋姜,树洞中的蛇,和饺子
夜晚
恐惧把山道拉得无比漫长
 
当泥泞的箱子在大雨中奋力步上石阶
两个频频回首的人知道
兴隆是一场艳遇,就像她们的命运。
 
 
《秋日之末游园博园》
 
从哪里辟出这两个飞机场大的园博园独立于京城之外
仿佛。
 
地铁越来越空
我们越来越兴奋仿佛来到了京城之外,我们。
 
燕山远处
园博园近处
新啊,万物皆新
花草,建筑,空气,和虫儿啁喳
波涛的白云涌起在天蓝色的幕布上
在高处
大海,翻转到我们头上以供我们惊叹
 
在园博园行走,或坐卧
这秋日之末阳光晒晕了我们的眼但晒不疼我们的脸
这秋日之末的阳光!
 
毛茸茸的狗尾巴草穿上脆薄的黄衣裳
 
这秋日之末的阳光
并不能让死去千年的胡杨木复活
但胡杨木何曾死去?!
 
现在
月亮出来了,一天将尽
月亮的弯镰刀收割京城的喧闹和京城之外的空旷
来了。
 
两个飞机场的园博园,月亮要劳作一个晚上
直到天明,阳光重新播下种子——
悄无声息
或大放异彩
 
 
《成都,在芳邻旧事》
(兼致李侃)
 
在芳邻旧事独坐
若有所思,所感,所得到的诗意归你,某某。
在芳邻旧事独饮
痛不欲生,欲死,欲想中的爱情归你,某某。
在芳邻旧事独诵
无边秋夜,秋雨,秋风里的憔悴归你,某某。
在芳邻旧事独醒
青春短暂,短促,短命啊短命的青春为何不在芳邻旧事清清楚楚数着日子过完我们短暂短促短命的青春再糊糊涂涂走向衰老?某某!
 
 
《在回京的飞机上回望成都》
 
青春的泪水
14年后流了下来
舷窗外的成都,迷蒙一如既往
我已看不见1999年的我
方格,白裙
手臂扎着饰物
胸前佩戴口哨
被远方鼓胀的心就要爆裂
视每次回家为囚禁
 
青春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14年了,泪水离家出走,几乎忘了归途
回忆剩下的茫然几乎遗忘了苦涩和羞愧
只有细雨一如既往
把绿意封锁的成都涂抹得越发迷蒙
 
这是修改命运的成都
有人三番跌倒五次爬起并且越爬越高
这是被命运修改的成都
有人活着仅为给自己寻找活着的理由
我看见你在窗台挥手
残躯的肢体躲在后面
 
谁能在青春预测衰老的谜底
谁就能在命运布下咒语前脱身逃逸
我看见了你的衰老
我感到了命运的恐怖。
 
 
《成都,香积厨》
(兼致李亚伟)
 
秋风吹过宽巷子时
夜已经深了
街灯陆续暗了下去
偶一回头
似有旧情相撞——
香积厨!
灰色的门脸
高,而窄
仿佛旧时人家
当我在闲庭信步
拍照,人去椅空的桌面
尚未隐匿喧哗的痕迹
这夜晚还有湿雾
还有古典中国的美食声色从纸间
起意。
逸乐啊逸乐
门前悬挂的大红灯笼迷离着
醒,
在墙角
街面,在行人寥落的宽巷子里
迷离着醒,似记忆。
 
 
《成都,在杜甫草堂》
 
清瘦
清瘦。清瘦应是想象
或理所当然
悲伤的诗人
忧国,忧民
多脂肪不被允许
欢笑不被允许
于是你看到的杜甫
(到处都是的杜甫)
铜杜甫
石杜甫
泥杜甫
纸杜甫
一样的清瘦
苦楚
仿佛一出生就这样
我觉得
艺术家被自己心目中的杜甫
吓傻了。
 
 
《成都,过武侯祠而不入》
 
蜀国
在武侯祠演义一遍
以泥塑的方式
或坐或卧
或笑或泣
或刘或关或张
皆是可以想象
八月末。秋雨。秋风
微寒
人微颤
想蜀国气数已尽
纵使我入祠
也拯救不了

必然的灭亡。
 
 
《果园采摘》
(兼致阿西)
 
你把车停在路边,那稀少车辆穿梭的水泥大道有着
成排果农并未吆喝的果实,和期待。
 
你说,让我们私下行动,把葡萄和葫芦抱回家
时已深秋,葡萄藤松松垮垮,就要架不住葡萄。
而葡萄也已,萎在葡萄串上需要你把它们
一一剔除。
 
果农的小女儿提着竹筐,眼睛盯着你的剪刀
那串,那串,她欣喜于你的蹲下,探首,把手伸进
蝴蝶才能够得着的葡萄汁倾倒不出的葡萄身子里
这串
这串
果农的小女儿,为了她父母脸上的黑暗浅些,再浅些
你要让手中的剪刀跟随她的声音走
 
 
《油菜花开》
 
油菜花开的时候,春天就到了
 
是春天为观赏油菜花才赶过来
还是油菜花为住进春天才盛开?
 
晨起操练的孩子们,人人小手举着一朵油菜花
春风吹,孩子们喊着油菜花,油菜花,春风把
喊声传遍大地,每一个角落都光灿灿的。
 
一棵树往春天里走
两棵树往春天里走
三棵树往春天里走,它们说——
去,去看看油菜花,这被太阳施加了魔法的爱物
它们黄金般的笑脸如此绚丽,明亮!
 
油菜花开的时候,春天领着春雨
来洗它喷喷香的身子,春天为什么这么香?
那是因为
油菜花敲锣打鼓,把春天的大地走了一遍。
 
 
《邮差柿》
 
是柿树挂起小灯笼的时候了!
是你窥探的欲望藏不住的时候了!
 
是你喊我出去的时候了!
是我胆怯犹豫又暗怀甜蜜的时候了!
 
是深秋的邮差改换绿衣的时候了!
邮差邮差,你红色的铃声不要那么快急驰过我的家门
我还没写好献给他的抒情短章。
 
他张挂在我家门旁的小灯笼夜夜散放羞涩的清香
柿树柿树,你树叶脱尽难道只为让我看到他的心事如此
坦荡,不带一丝遮拦?
 
我反复在心里说的话翻墙而过
每一句都被高大的柿树听见,每一句都催促着柿子走向
可以采摘的那刻。
 
 
《青海诗章》
(2011年8月7日——12日,第三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一只豹在高原)
 
1)  少年忧伤的黑白眼神
我装着一个少年忧伤的黑白眼神来到青海
途经万里白云
和一整个西部壮阔的脊梁,我看到骨头的线条起伏在白云之下
那一瞬间我想呼喊,想抱住千山之外的小豹痛哭
我带着一头小豹清澈的单纯眼神来到青海
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我们相约
不披挂任何金属的饰物
就这样直接,干脆,赤裸着余生的幸福
在青海无遮无拦的艳阳下翻滚
沉沉睡去。
 
2)  高原上的大豹小豹
这是日月山
文成公主回望不到家乡的地方
这是她绝望丢下的镜子,哦,镜子,你日月的形状与世长存
这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分水岭
同样的牛,不同样的驱使
同样的马,不同样的奔驰
这是我们紧张到必须放松的时刻,我们匆匆前行的车轮到此必须停下
必须有人把文成公主的雕像指给我们看
她必须温柔端庄
她必须洁白如玉
她必须把高原的大豹小豹驯服,让他们波动的心安定下来
她必须说,我爱你们,我的大豹和小豹。
 
3)  右边的青海湖颜色不断变幻
大兵团的人都在左边
左边的青海湖青而且蓝
大兵团的人都在左边的青海湖拍照,留下青海湖青,而且蓝的影
只有右边的青海湖在静默中悄悄变幻身上的颜色
有时青,有时蓝,有时绿,有时黄
你和右边的青海湖打个照面
你看到群兽奔涌,青的是龙,蓝的是鲸,绿的是蛇,黄的是豹
在青海湖右边
你想加入这群兽的合唱,你是红尘中人,你喧哗,而孤独。
 
4)  青海,开辟鸿蒙
连绵的,连绵的,蛮荒之山,山色光秃,而黄。
连绵的,连绵的,碧绿草原,草色青翠,而嫩。
连绵的,连绵的,矮树装饰的青山,树不高,山亦不高。
连绵的,连绵的,形容不出的视野所及,这一片连绵
这一片连绵又连绵!
静寂,除了我们的车队(车队能代表什么)
车队驶过,分开片刻静寂,很快会合拢
静寂,亘古的静寂,开辟鸿蒙的静寂
从西宁到贵德
我和哈森摒住呼吸,爱笑的哈森脸容肃穆
她和我一样被伟大的自然怔住
感谢青海——
我看到了人类来到地球前地球的模样!
 
5)  黄河在贵德被颠覆了
清可照人的黄河
绿色的黄河
水流脉脉仿佛少女初长成的黄河
你何曾黄?黄河黄河
在贵德你何曾黄?
你绿
你清
你含羞,含情,含蓄,而美。你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自顾流过
浑然不知你已颠覆了我们对黄河的概念。
 
6)  圣境心绪。朗诵即景
这个夜晚高原有点凉
转经塔在那里
广场在这里
这个夜晚我们要齐聚高原
逐一朗诵心中的诗篇
能被汉语读出痛苦的也能被英语读出
能被黑人读出欢乐的也能被白人读出
你站在那里
可以是痛苦的诗
也可以是欢乐的诗。
你站在那里
可以想念小豹
也可以被小豹想念。
 
7)  青海湖国际诗歌墙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签上我的名,我用红色的笔签上我的名一定有你的道理
我用你的道理行走在你余生的路上这样就能与你偕老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签上你的名,我用黄色的笔签上你的名一定有我的道理
我用我的道理领你行走在我余生的路上这样就能与我偕老
亲爱的青海湖
亲爱的诗歌墙
当夜晚降临,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偷偷焕发熠熠光辉的两个名字
就是你和我的名字。
 
8)  贵德国家地质公园
这流水的刻刀刻出的群山,这群山。
这烈日的利刃劈开的群山,这群山。
这狂风撕扯的群山,群山。
血染的群山,不规则体态的群山,狰狞的群山,想象在夜晚穿行并一定被吓到的群山。
时间的群山,与人力无关的群山,自然的群山,极端体验的群山我越看你越觉得自然的伟力。
我越看你越害怕人类愚蠢的水库大坝核武器。
 
9)  生命源头的颂歌,与悲歌。兼致爸爸
爸爸,这个八月,我来到了青海,来到了生命的源头
这个八月,我失去了你,失去了生命的源头
这个八月,我感受到了时空的无垠
也确认了人世的短促。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转载请加上本站网址,谢谢。

排行榜

网站首页 本院介绍 组织结构 研究课题 政府支持 媒体报道 党建园地 教育访谈 教育视频 教育院刊 通知公告 公益活动 联系我们 教育随笔

您是本站第位访访客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efa4657646e674f0120d2923aa09a84e'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